畫名 YaveL 筆名 研 圈名 腿哥、蟀哥
霸道總裁與沙雕網友的共同體
絕不是精分請放心

近日摸摸魚(?)

_尋求答案

我的自我在浴室裡誕生,水在引力下流動,卻把意識也拉下,在漆黑中,找到意義。

開水後,在面對鏡子前,要先問自己“為什麼?”,切記不可偏離主題——自我

為什麼要活著?
為什麼人要思考?
為什麼我今天說了那些話?
為什麼大家都在笑,而我卻只是“笑著”?
為什麼...為什...為......等。

自我從好幾年的“為什麼”構成,狹隘的浴室卻逼迫塞下龐大的問題,時間好似在這裡停止,在看向鏡子前,這些哲學問題是不會停止的。

到後頭才發現,偏離主題許久,早就不是為了“自我”,而是“他人眼中的自我”,順應著人們活著,成為取悅人們的我,要成為別人眼中的我。

『從問題中檢討,才能進步。』
被我扭曲了,在這狹小的空間...

【傭兵中心】被逼迫的絕對信任

『名朋自戏』
#过去捏造有
#略OOC
#随笔

战场上,队友是绝对信任的选择,把信任交托在他们手上,不是自愿是必须,与其怀疑队友还不如把精力拿去杀敌。
『我们必须把“人”这身份彻底消灭,因为我们要杀的是人,可对方不会把我们当人看,
我们只是个杀人兵器,Sir.』
就算去细数尸体,还不如去思考要如何杀更多敌人。
当时的初心早已忘记,早在踏上战场,踩在湿黏的土地上,被敌人狠狠撕碎。并非麻木,当声响在耳中大声回荡,又有多少力气从中逃脱,又有谁能确定,逃脱后会没有后患?

当一个人的尸体,血肉模糊分辨不清是否是人时,居然显得和蔼可亲,无论是敌是友,在战场上,连一段肠子都没屁用,但就是因为死了完全没用处,才会发现,...

早已,偏离轨道

以前觉得在手上划满满的伤,是种美学
而现在手上都是伤疤的时候,是种自卑

说实话,以前发作的时候,是用自残的方式来发泄,就算不是好的方式却有办法缓解,不管是否心里因素,如果可以,发作的时候我巴不得自残,甚至觉得,
为了一个情绪而自残不是坏事。
我把这行为定义成“为了他人不为自己”,我深信我这行为是在保护我爱的人,在前些时间我在脑内构筑计画,并且拿菜刀准备实施的时候,
我当时不断的在心里叫喊,砍死自己。
在犯罪未遂的后三天,在心里建构必须自杀的理由,可我发现,我并没有划伤自己,只以吃药、上吊、跳海为前提。
别跟我说我没下定决心,因为我比你更知道这点,以及我在死亡下是居然渴望活着。

之后的事,基本上不符合这...

是氣球人(??)
之前湯不熱許多大大都流行畫這種  就跟了
拿來當手機桌布,地!(??)
#結果選擇障礙犯了

我覺得這號像是要廢了(。)
每天都拿來刷文的我好慚愧...

【TAG欺诈组为私心,不好意思】

短文:
《容不如你的眼》——慈神(注意)

「你这是什么表情?是在鄙视我还是可怜我?」
面对眼前的质问,在他愤怒之下,越加疑惑他眼中的自己,气愤的他颤抖着身躯,握紧的拳头于故意的叹息声后松开,无法得知现在是什么表情,也无法判断是否要起身,狠狠砸他一拳。
「...瑟维,你那表情令人作噁,我恨不得把镜子砸到你的脸,看会不会让我胃舒服点。」
因为他是站着的,只能仰视他,直视他的眼眸,他眼里映着的,
是我。
欣喜之刻,他撇开了头,剥夺了我不到一秒的开心,他把拳头用力砸到了桌子,发出的声响没比心里某处碎裂的声音大。
「呵,我跟你真的合不来,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遇到你这王八羔子!」
没想...

【自我反省】目前所欠的文

深夜來個自我反省

是時候補坑了  目前的坑有:
【出勝】Für Elise 目前5000+(我覺得補不完,想棄
【欺詐組】愛情變賣1500+(日常向,但不怎麼傻白甜
【欺詐組】Way down we go. 1000+(歌曲為主寫成文
【杰傭】(點梗文,還沒動手,我很抱歉但我會努力的

我發現算少了(??)可見我缺乏腦洞。

【百粉点梗】占Tag致歉

我终于有百粉了...终于......
本来第一时间是要开放点梗  但我不知道格式还有如何进行
刚刚好看到别人怎么打  就来试试了
然而我现在有两篇个1000+的欺诈组还没写完......

* 如果可以,尽量不要肉,我对我的车没自信
* 没有文风、文笔...我只是一介废人

点梗CP:
(第五人格)欺诈组  杰佣

【欺詐組】盒子

* 短小,約500+。
* 这不是我要肝的文,只是突發練習(大吼
* 群裡骰子開車,但我沒輸,做個隱諱的開車練習
* OOC屬於我的。炮友設定。微虐。
* 可能會看的有點混亂,致歉

沒有想過把誰關在自己的視線裡頭,蹂躪他、佔有他、充滿他,這種自私的想法,可惜人性總有”自私”參雜在裡頭,選擇逃避它,它始終會席捲而來,佔據你的腦袋、驅使你的行為。

在水裡參雜了自己的愛意,水的顏色變成了混濁的灰色,就如同他現在看著自己的眼神,迷茫且混濁,水裡頭會有我嗎?
自私的繼續攪拌,不知為何,好像越來越濃稠,攪拌的有點困難,不小心敲到杯緣的聲響,惹得自己伸手揉揉耳朵,適當的濃稠度,足以倒出。
「嗚嗯…太,太快了……混帳騙...

1 / 6

© 研研研研研_ 孤朔 | Powered by LOFTER